河南省舞陽縣:五十二畝綠化苗木被毀 誰買單

核心提示:河南省舞陽縣:五十二畝綠化苗木被毀 (李國旗) 近日,連續接到群眾反映:“河南省舞陽縣侯集鎮大崗村村主任張小飛雇人濫砍盜伐“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園林綠化樹五十二畝32000余棵、直接經濟損失240...

 

 


(法制與監察河南訊:李國旗  荊繼財  師亮  ) 近日,連續接到群眾反映:“河南省舞陽縣侯集鎮大崗村村主任張小飛雇人濫砍盜伐“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園林綠化樹五十二畝32000余棵、直接經濟損失240萬元的違法事實。”

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報警

 

 

 

 

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員工郭勝宇在接受采訪時說:“2018年11月7日-9日,13日-22日,舞陽縣侯集鎮大崗村村主任張小飛指使村民張會普、張國法、閆軍田、劉京梅、關卓娜、張德付等人手持砍刀、鐵鍬、四輪農用車等工具闖入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花卉苗木基地,濫砍盜伐地里的綠化樹。該公司員工郭勝宇站在地頭,苦苦勸說,但沒有人理會。

 

 

郭勝宇無奈報警,經舞陽縣侯集鎮派出所、縣森林公安局民警統計,濫砍綠化樹4300棵(每棵60元),價值258000元;毀壞基地圍欄20米寬、介值500元;360只雞鴨丟失、損失25200元;哄搶基地大蔥、蘿卜10余畝,價值1300元;直接經濟損失275000元。

 

11月12日,公司員工郭勝宇到舞陽縣森林公安局作補充筆錄,大崗村主任張小飛、張會普、閆振昌老婆、張海濤等人又趁公司苗木基地無人之際,砍斷園林樹木13360棵。

 

 


13、14、15日連續三天,大崗村主任張小飛帶領村民張海濤、張偉濤手持砍刀、開著鏟車毀壞園林苗木基地2-5公分粗冬紅海棠樹1700多棵,6公分紅葉石楠16棵,6-8公分法桐42棵,公司員工極力阻止仍不停止侵害,無奈報警;舞陽縣森林公安出警現場,并當抓獲張海濤、張偉濤、張小飛濫砍正在生長的園林苗木1800多棵,公司員工向民警王壘提交了現場錄像。19、20日,村民張會普、閆軍田、關卓娜等人仍繼續闖入園林基地亂砍濫伐,公司員工撥打110,由舞陽縣森林公安、侯集鎮派出所出警現場,致害人被當場抓獲,濫砍3-5公分太陽李、冬紅果、海棠樹4000多棵,員工郭勝宇又次將現場毀樹錄像提交給民警王壘,至今不立案。受害人認為:大崗村民張偉濤、張海濤、張小飛、張會普、閆軍田等人的行為,己構成刑事犯罪,己觸犯濫伐林木罪、損害他人公司財物罪、破壞生產經營罪,應依法立案追訴。

 


其中,濫砍綠化樹人員張小飛、張會甫、張海濤、張偉濤、張紅超、張國法、張全法,侯許靈8人與雙龍綠化公司從沒有任何租賃關系。他們逼迫張孟良,高銀花,閆軍田及其老婆劉京梅,張德付及老婆湯書蓮四家,張民及老婆關卓娜,謝付安的老婆必須到現場給他們幫忙,把公司承包大崗15戶土地上的樹木毀完,然后促使村民以每畝300元的租賃價格轉包給張小飛一伙。最后幾次是12月15日至19日,是張小飛,湯書蓮指揮張紅超,張民砍伐用車鋼鉗卡斷(3-8公分)共毀1萬3千多棵。打森林公安電話報警,一直幾天沒有出警制止。后派出所到現場有10分鐘,制止不了,讓公司人員去找森林公安。
自2018年11月7日后持續40天內,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五十二畝、32000余棵綠化樹被惡意毀壞,使該公司損失慘重,直接經濟損失240萬余元。其行為,嚴重挫傷了農民創業的積極性;讓人不能接受的是:舞陽縣森林公安局連續接到報警后不但不及時采取措施制止侵害,還給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下發了不予立案通知書,該公司認為:舞陽縣森林公安局作出的不予立案通知書沒有法律依據,而是不作為的推脫之詞,從而放縱了違法行為的繼續。(證報:個人土地承包合同書、郭勝宇現場制止村民砍伐毀壞樹木錄像、舞陽縣森林公安局出警記錄儀錄像、侯集鎮派出所出警記錄儀錄像)

 

舞陽縣雙龍公司13畝景觀樹慘遭剝皮 村民損失近20萬元

 

2月27日下午,筆者和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員工郭勝宇一起趕往現場進行查看。在該公司經營的園林基地看到,約40余畝樹的樹干因放羊被羊剝皮,這都是從國外引進的珍稀樹種呀。發現問題后,即向舞陽縣森林公安局反映,要求盡快采取補救措施,但森林公安仍置若罔聞。“樹皮被剝后,樹木無法從根部向上輸送養分,很難成活。我們只能盡力挽救,能救活一棵是一棵。”郭勝宇說。

舞陽縣森林公安局不予立案決定程序違法

郭勝宇說:“舞陽縣森林公安局給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下發的不予立案通知書申請復議時間是七個工作日,而舞陽縣森林公安局為復議機關,嚴重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九條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的,可以自知道該具體行政行為之日起六十日內提出行政復議申請;但是法律規定的申請期限超過六十日的除外。
綜上所述,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32000余棵綠化樹被毀,森林公安下發的不予立案通知書沒有法律依據,其行為,侵害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

現場還有人指揮

郭勝宇激動的說:“2018年11月13、14、15三天,大崗村主任張小飛雇傭他人,并指揮鏟車毀樹,當他趕到現場時,已遍地狼藉。”
郭勝宇介紹,土地是他們從大崗村各戶租賃的,雙方都有正規合同。合同約定:租賃時間為2016年10月1日-2029年9月30日止,在土地租賃期限內每畝每年800元,租金一年一付,由于個別村民因外出務工通知不到,土地租賃費未能領取。而村內個別人為以每畝300元承包該地塊,而不惜觸犯法律而強搶土地,破壞基地花卉樹木。”
“大崗村主任張小飛雇傭砍樹的人,有租地戶、也有沒有土地的人參與。現場砍樹人在接受警察詢問時稱,“是村主任讓他們砍的,有事他承擔。”
2月28日,舞陽縣侯集鎮大崗村黨支部書記劉耀民、村主任張小飛在接待筆者時介紹:“村民拔樹一事是因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拖欠土地租賃費違約、村民不愿繼續租賃土地所致。村兩委曾多次與村民協商無果。村民砍樹、村主任張小飛并不承認自己雇人、現場指揮等。”
受害人郭勝宇質疑:“舞陽縣林業行政職能部門,對侯集鎮大崗村村主任張小飛雇傭他人濫砍盜伐事件(有視頻)不予立案的依據是什么?是不是收取他人賄賂在辦人情案?作為林業管理部門,辦案重在證據,提交證據不采納,不受理,是否存在其他貓膩?《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四十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于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請求紀委對舞陽縣森林公安分局相關領導停職、立案調查,還司法公正。”
2月28月,上午10點左右,筆者一行來到舞陽縣林技總站,站長張幸福不在,林政股張股長接待筆者時說“等領導回來后予以匯報,并及時回復”。3月1日上午8:30分,筆者就舞陽縣雙龍花木綠化公司五十二畝、32000棵綠化樹被毀的情況特向舞陽縣林技總站予以反饋。截止發稿也未接到任何回復。

【相關鏈接】

司法界人士表示:地上附屬物的所有權人應該受到法律?;?如果土地存在爭議,在法律還沒做出相關裁定之前,不能擅自清除。該事件涉及財產損失較大,屬于刑事犯罪的定性,“故意毀壞他人財產,致他人、集體或國家遭受損失,數額較大,超出民事糾紛范疇,已達到定罪量刑的標準。”

上一篇:山西河津市下化鄉多家煤礦扎堆排污
下一篇:武安工業區:污水直排滲坑環??瞥づ餳欽摺骯齙啊?!

網友回應

吉林快3综合走势图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